聚焦宽仁前沿第5期肝硬化合并上消化道出

上消化道出血,是肝硬化患者最常见,也是最危险的并发症,引发“出血”的主要原因之一,肝硬化门脉高压所致的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又以“来势凶险”著称,由于出血量大,病情变化迅速,不仅时刻威胁着患者的生命,也让临床医生头疼不已。面对“致命血管”,该如何是好?重庆医院消化内科开展的球囊阻断逆行静脉血管栓塞术(BRTO)解决了这一难题。据悉,医生只用在患者颈部或大腿根部扎一个针孔,通过导管置入一个球囊,就可以让破裂的血管“消失”,从而根除这类消化道出血的诱因,真有这么神奇的技术?

因上消化道大出血出现休克

这个技术挽救了他的生命

“叮叮叮……”,一个来自重庆医院渝中院区的急诊电话,让正在江南院区的几名消化内科专家闻讯紧急赶往。原来,一名50岁男性酒精肝硬化病人刘先生因消化道医院,电话那端的主管医生告知,刘先生因呕血不止出现休克,情况异常危急。

当专家团队赶到现场,进一步了解情况后才发现,刘先生的病情比想象中更为棘手,尽管主管医生紧急使用药物控制出血症状,但身体各项指标仍在“报警”,患者不停呕血,胃镜和CT检查均无法进行,然而治疗却刻不容缓。危急关头,科室主任何松教授调医院曾经做过的胃镜检查报告,并在外院找到了患者最近的CT检查报告作为临时参考。

两份报告综合显示,刘先生胃底静脉重度曲张,且伴有严重的胃肾分流,若采取常规内镜下组织胶注射治疗,有发生异位栓塞的风险;若采取食管静脉曲张破裂出血运用较多的经颈静脉肝内门体静脉分流术(TIPS),花费大且止血效果可能不会太理想。

经充分评估并与患者家属沟通后,消化内科专家团队决定为刘先生行新开展的BRTO术紧急止血。很快,在何松教授的领导和主持下,史洪涛副教授的指导下,朱永军博士和医护团队密切配合,在置入球囊导管阻断胃肾分流后,逆行注入硬化剂行泡沫硬化治疗。

术中监测发现,刘先生消化道出血量超过毫升,达到危及生命的出血量,专家团队着实为其捏了把汗。最终,整台手术足足为刘先生输了7袋血,顺利完成,仅耗时40分钟。通过医护人员的奋力抢救,刘先生的生命保住了!

常规手术治疗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

具有一定局限性和风险性

据了解,5年前,刘先生因患酒精肝硬化在重医附二院消化内科就诊,当时查出肝硬化引发了静脉曲张,但因其个人意愿未做相关治疗,直到入院前不久出现反复黑便,随即发生了急性上消化道出血。

近年来,肝硬化在我国的发病率逐年攀升,上消化道出血这一常见并发症成为了患者“难言的痛”。科室主治医师朱永军博士告诉记者,肝硬化合并上消化道出血主要发生在食管和胃底两个地方,称为肝硬化门静脉高压所致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其中,食管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发生率约为70%,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发生率约30%。

他解释道,门静脉是肝脏的重要血管,如果把肝脏比作城市,那么门静脉就是城市的主干道。当肝硬化出现时,肝细胞失去活力,城市开始瘫痪,主要道路开始拥堵,血液就会找到其他道路分流。随着门静脉压力越高,分流到食管胃静脉的血液也会越多,导致食管胃静脉高度扩张和充盈,血管壁被胀的非常薄,患者常常只是因为吃了块没煮烂的排骨肉,或是排便时用了点力,脆弱的血管就突然发生破裂,导致无法控制的出血。

朱永军博士特别指出,因为人体的胃部较食管空间大很多,由门脉高压而形成的分流血管也会更粗大,因而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风险更大,发生破裂后出血量更大,病情也更加凶险,死亡率高。

所以,在消化内科医生的临床经验中,常有“食管好做,胃底难做”的说法,意思是,通过常规的内镜下曲张静脉硬化注射与套扎以及TIPS介入手术等,已经能够较好地治疗食管静脉曲张破裂出血,但这些主流的治疗手段针对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却有一些局限性和风险性,像是治疗后依然可能反复出血,或是发生异位栓塞等。

神奇手术成功止血、让破裂血管“消失”

但并非适合所有胃底静脉曲张患者

那么,针对上述30%的肝硬化合并上消化道出血患者,如何治疗才好呢?

去年11月,重医附二院消化内科在江南院区介入中心顺利完成了第一例BRTO术,迄今,已经完成近40例,均取得良好治疗效果。这也意味着,专家团队经过不懈探索,成功突破局限,让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大出血的病人拥有了更优的治疗方案。

朱永军博士谈到,BRTO术是通过门脉高压患者的胃肾分流静脉逆行栓塞治疗胃底曲张静脉,适用于存在胃肾静脉分流的胃底静脉曲张的治疗。目前,这种技术在日韩研究最多,欧美近年逐渐流行起来,而在我国国内


转载请注明:http://www.izmgl.com/wcyf/8175449.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